转念一想

全职厨,药粉。

【喻王】星星变奏曲【二】

依旧是文笔渣到本人都想哭泣

私设居多  OOC也非常严重  颓废  


         回到家已经是下午五点了。

         喻文州推开家门,却发现屋内一片昏暗。正好奇着怎么没人,一开灯却发现冰箱上贴了一张便条。喻文州瞥都不用瞥一眼就知道一定是自家父母今晚又没空回来叫他自己解决晚饭。

        他将兜里的瓶子取出来,瓶中的小人这时也蹦到了地上,渐渐变大成了一个六七岁孩童的模样。喻文州对这小孩儿真是一点抵抗能力都没有。才及他大腿的身高,白净的小脸,穿着魔法师一般的衣服,手中拽着一把扫帚,一双明亮的大小眼儿中仿佛有万千星辰,直愣愣的盯着自己。喻文州心中大呼着可爱,嘴上却不经过大脑思考,溜出一句:“你还能变大变小?”

    “说来话长。”王杰希撇撇嘴,做了一个很嫌弃的表情(当然在喻文州眼里就像小孩子撒娇一样)“都是叶修那个家伙害的!”

    “叶修?”喻文州在脑子里迅速地搜索了一下这个名字,“呃,学生会主席啊,是高二的一个学长。怎么,你认识他?”

     “不是那个叶修。”王杰希咳了两声,看来是准备长篇大论地解释了。

 喻文州转身去厨房倒了杯水,蹲下来递到小孩儿嘴边。王杰希喝了一口递过来的水,“嘶”,“好烫!”他吐了吐舌头,呼呼了两声。喻文州也是不敢怠慢,使劲朝水吹了几口气,又给人递了过去。

    “不喝了不喝了”王杰希摆了摆手,坐到了沙发上。喻文州也只好作罢,跟着他也坐到了沙发上。

    “前面和你讲过了吧,我是掌管星星的。”王杰希正了脸色。而一旁的喻文州虽在听他说话,心里却想着这么严肃的表情可不太适合出现在王杰希的脸上,但这一本正经的神情又可爱的紧。“我不是你们这个时空的人,或者说,我是你们这个时空的平行世界的人。你们这个世界的人都是普通人,平均寿命七八十岁吧。而我们那个世界的每个人都有一种潜能,可以说是成为‘司’的潜能。当然能真正激发潜能的人是极少的,能成‘司’的人更是少之又少。有些是‘先天性司’,也许出生就是‘司’,也有些是‘后天性司’,‘后天性司’居多。但是大多数人就和你们这里一样平凡的过了一生。而成为‘司’的人会有特殊能力,且基本上可以说是无限延长寿命和驻颜,而且不会死亡只要不发生特殊意外。相对的,能力越大责任越大,每个‘司’都有相应的职务。我属于‘先天性司’,职务就是掌管星星的‘星之司’。其实是个很无聊的工作,偶尔帮助别人实现一下愿望,还能让我的法力增强。”

    “那怎么激发潜能呢?”虽然和他们现在聊的主题没多大关系,可是喻文州还是忍不住好奇心问了一句。

    “天机不可泄露。一切事物皆有机缘因果。”

    “噗”喻文州没忍住笑了出来。他算是听明白了,说白了就是靠运气嘛。“杰希,有没有人说你像个神棍?”可不是,王杰希投来看破红尘(?)的深邃眼神(其实是来自大小眼的怒视)

    “不和你扯。”王杰希别过脸去。

    “好好。”喻文州总算是停了下来。“那你怎么就到我们这儿来了呢?”

    “这是个很复杂的问题……总之是我们那边的叶修把我弄过来的。他负责掌管空间,真是滥用职权!”说到这儿,王杰希却突然有些脸红。

    “怎么了?不舒服吗?”看到微微脸红的王杰希,喻文州问。

    “没有。”王杰希迅速否决。“麻烦的是,一个时空不能存在两个相同的人。所以这个时空的王杰希……恐怕是在我们那儿了。并且恐怕是一出生就被送往我们那儿,所以他在你们这个时空的存在会被完全抹去,而我在自己原来的时空的存在也会被抹去,嗯……叶修作为‘空间之司,’,应该还是记得我的存在的。也许叶秋——叶修的双胞胎弟弟‘时间之司’也会记得,只有法力非常强大的‘司’不会受影响。而我再被送来你们这儿时也许在时空隧道中发生了一些意外,导致我来时异常虚弱,只能暂时将自己封印起来,对,就是那个瓶子。所以说‘瓶神’什么的其实是开玩笑的。至于实现你三个愿望什么的是为了增强法力好与叶修取得联系,让他把我送回去。我现在是小孩模样也是因为法力不足的原因,法力每增强一点我就会长大一点直到我长到我在原来那个时空的年龄。嗯……大约是17岁的样子。当然在这个时空我的年龄也会增长。”(喻文州刚上高一时是16周岁)

       听见王杰希说还要回去,喻文州的内心还是有些小失落的。他迅速扯开了话题。“嗯,我知道了。饿了吗?我们先吃晚饭吧。你想吃什么?我们点外卖”

        突然地转变话题让王杰希有些措不及防,但也没说什么。“接下来的一个月都吃外卖吗?”

    “一个月?”

    “你父母的便条上说他们要去欧洲旅游一个月。”

       喻文州赶紧往冰箱上的便条上瞅了一眼。还确实是这样。

 这个就很尴尬了。

     “那我……尽量下厨吧……”喻文州忽然感觉到自己的父母不是一般的坑。

 ——————————————————————

         关于王杰希为什么会被传送来这个时空的故事。

         某天晚上是‘司’的聚会。这本来没什么。

         但是叶修喝醉了。

      “王大眼儿~”

       “嗯?”

    “我和你讲啊,昨天我夜观星象,发现一丝不对劲儿。然后我掐指一算,发现你命中必有一劫。”

     “……”

    “夜观星象和掐指一算都是我业务范围之内的。你凑什么热闹。”王杰希翻了一个白眼儿。明显的不信。“你喝醉了。”

     “诶哟你怎么还不信呢。哥和你讲,你命犯桃花,但不在这个时空。”

     “闭嘴吧你我还看你印堂发黑不日必有灾祸降临。”

     (后来的事实证明确是有灾祸降临。)

    “大眼儿你怎么净咒我。“叶修装了一副委屈巴巴的样子,不过很快他也被自己恶心到了,赶忙收起奇怪的语调”得嘞,大眼儿你可得感谢我,帮你找到真爱。”

    “等等,什……”

        王杰希话音未落头顶便出现巨大旋涡。

        然后王杰希就被送过来了呗。






(上次标题因为太low所以改了为了凑数又随便取名了一个)

原来自己设定的世界观太复杂了大约是四个时空,为了不搞晕自己所以这里简单化为两个时空,导致前几天没有更新。其实本来是国庆日更的但是最近脑子太乱了。这章主要讲设定,过渡章。

本来准备写短篇结果又写长了国庆不一定更得完……

关于另一个时空的王杰希,他是一个普通人,到时会有另一篇文详写。如果我有空的话。反正坑已经挖好了。


最后,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喻王】 星星变奏曲【一】

OOC预警,有魔性设定,文笔很迷宛若幼儿园

 

引子

        看着眼前童话故事里才会发生的情景,喻文州微笑的脸上透露着懵逼,内心……嗯,是不可描述的。

 

          玻璃瓶的塞子已被拔出,一个小人趴在瓶口。“你解开了我的封印,我可以实现你三个愿望。”

 

【一】

 

         一切皆因黄少天而起。

         事情其实是这样的。

         八月三十日那天,喻文州早早地来到了学校看分班表。

         很不幸的是,他发现自己的名字旁边紧挨着的又是黄少天。

         没错,又是。

         这位黄同学是喻文州的竹马,两人打小一块儿长大,感情好得不得了。幼儿园同班,小学同班,初中同班,连高中也是同班。但是不可否认的是,黄少天不仅是个废话连篇(垃圾话?)的话痨,还是个坑货。

        喻文州叹了一口气,看来自己又可以过一个热闹非凡的三年了。

       “嘿队长!你来的这么早啊”正这么想着,一阵声音传来,喻文州突然感到一只胳膊搭上了自己。

        未见其人,先闻其声,此定黄少天也。

       “少天,我们已经初中毕业了,我已经不是篮球队队长了。”对于一时还适应不了改口的副队,喻文州很无奈。

         然而黄少天根本就无视了这句话,仰头喝下一整罐可乐,砸了砸嘴说“哇队长我们又分到一个班了诶我们真是有缘啊你说是不是啊。”明晃晃的名字挂在了高一三班的列表下面。

       “是是……”

       “队长!看到拐角的垃圾桶没?”喻文州随着黄少天所指的方向望去。“看见了,怎么?”

       “看我的!”手里的可乐罐脱离了黄少天的手,向垃圾桶飞去,在空中划过一道优美的弧线,然后精准地……砸到了刚好从拐角出来的教导主任光洁的额头上,发出“嗒”的清脆一响……

      “完蛋了。”喻文州当即一手捂脸,他很明显地感受到一道诡异的光朝这个方向投来。

        “队……队长”黄少天扯了扯喻文州,结结巴巴地“咱们好像砸到人了……”

       “不是咱们,是你。”喻文州绝望极了,然而现在也是百口莫辩了,据说这个教导主任是出了名的脾气不好。果然,抬起头对上的就是气势汹汹走来的教导主任。

         然后他和黄少天就在报道那天就被罚去打扫体育器材室了。

         然而就算是打扫卫生也不能堵上黄少天的嘴和坑货的本质,他一边飚着垃圾话一边挥舞着扫帚,有时还拿起脚边的篮球,向前用力一投,丢进篮筐。

         刚才器材室有那么脏吗?喻文州还是保持着微笑,心中默念不生气不生气。

        认命地拿起扫帚,喻文州现在只想赶紧打扫完然后回家打游戏。

         扫帚在隐蔽的角落里突然碰到一个硬邦邦的东西,喻文州将头向前伸去看,什么也没有。

        伸手向那块地方摸了摸,还真是硬邦邦的,像是一个瓶子,一部分滑滑的,一部分有点粗糙,有点类似纸的手感。但什么都看不见。

         这是怎么肥四?

         虽然他自认是一个唯物主义者,但是他现在开始有点怀疑了。

         喻文州握住那个东西,将手抬起,却意外的好像看到空中有若隐若现的线条。他站的地方背着光,只有一丝丝光透过来。

         他走到一边,手上的东西确实还看不见,但是在灯光照耀下,离手掌大约七八厘米的空中,慢慢地显现出了黑色的符纸,上面写着一些喻文州看不懂的奇怪符号。

         好奇心趋势,喻文州撕开了符纸,接着他就神奇地发现,他的手上躺着的东西——一个深绿色的瓶子,慢慢地显现出来。对,从看不见到看见。

         喻文州拍了拍自己的脸,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但很快,他就接受了这个事实。这个魔幻的世界还有什么不可能。(?)

        按照一些奇怪的不成文的发展,接下来就是打开瓶子。

         然后就出现了开头的情景。
     
        小人费力一跳,双手扒上了瓶口的沿壁,用力一撑,探出大半个身子,仰起迷蒙的小脸看着喻文州。“是你解了我的封印?”

   
        喻文州很懵逼很懵逼,他甚至中二地想到里面封印着祸害千年的妖怪或者是什么都没有,没想到却是一个可爱的小人。是谁把这么可爱的小人关在瓶子里的???喻文州突然很气。

        小人头戴一顶像小说中魔法师一样的帽子,尖端还有一颗星星。身上穿着一件深蓝的斗篷,腰间挂了几个试剂一样的东西,瓶壁上还靠着一把扫帚。但是最瞩目的是一对大小眼儿。

        “噗”他突然笑出了声,但又想这不合礼貌,整了正脸色“对,你是……?”

       “现在我是瓶神。”

       “这么说你以前不是了?”

       “是的。”

         喻文州瞥了一眼瓶子中的小扫帚,突然玩心大起“那你以前是帚神?”

       “不是”喻文州发现小人黑了脸“我以前是掌管星星的。因为某些特殊原因被封印于此。”

 感觉到对方并没有兴致再继续这个话题,喻文州也没有问下去了。

       “咳咳,正式介绍一下。”小人爬出杯子站在喻文州的手上。握紧拳头放在嘴边,一本正经“我叫王杰希,现在是瓶神。鉴于你解开了我的封印,我可以实现你三个愿望。只要不是逾越这个世界的法则。”他又顿了顿,“当然,你可以随时来这儿找我。三个愿望实现后我就会离开。”看这架势他是打算就待这儿了?那可不行,得先拐回家才行。

       “我是喻文州。”喻文州的心情莫名变得好了起来。

        “愿望的话我还没想好,你可以先和我回家吗?”

         “这已经是一个愿望了。”王杰希理直气壮。

         “好吧”喻文州笑笑“那我的第一个愿望是希望你和我回家,可以吗?”
         
          “嗯。”

——————————————————————-

碎碎念时间

初三刚开学半个月还不是太紧张,抽空上来看一看。最近有很多脑洞啊想写,但是一次性写不完,于是决定国庆回来多更一些。这次的是个短篇不会太长,也许下片就完结了EMMM在不更新脑洞我晚上会睡不着的!有错别字请一定要告知!惨了PPT还没做完得赶工了……

【喻王喻】到底要不要穿校服

#校园paro,私设有#

#那些年我们的校服#

#文笔渣,OOC预警#

【一】
       
         王杰希不怎么上QQ,即使偶尔上线也基本是在潜水。

        但是最近一件大事,引起了王杰希的注意。

        “开什么玩笑啊学校规定我们初三开学起就要天天穿校服我的天啊天天穿校服那得多憋屈再说了我们这校服这么丑难道我要开始进出校门换衣服的日常了吗啊啊啊啊啊”黄少天在群里吼着。

        这个重磅消息在荣中九(2)班的QQ群众瞬间就炸开了。

        “黄少没搞错吧?天天穿校服?”郑轩最先发言。

       “怎么可能会搞错啊啊啊明天不是要去学校报道吗我提前一天去看看新教室结果就在门口的布告栏看见的啊上面写的清清楚楚的规定每天都要穿校服好绝望啊啊啊啊。”

       “说实在的我不是很喜欢校服。要是我们校服像电视剧里的那种就好啦。”楚云秀也跟着搭腔。

       “我去!我坚决抵制天天穿校服的这种规定啊校服丑死了。”我们现在已经可以想象孙翔同学在手机面前暗骂着校领导了。

       “快快快都集结起来啊,去教导处那儿闹啊。”有好事儿的已经开始起哄了。

       “@喻文州,班长班长你怎么看?”

      “我?我倒是没什么关系,校服穿着其实也挺舒服的……”

……
  

【二】  

        
       王杰希只不过洗个澡的时间,手机里的群消息就爆满到99+了。他用用毛巾擦了擦头,“这群家伙又在搞什么幺蛾子。”小声嘀咕着,才开始翻看消息记录。

        不看不知道,这一看吓一跳儿。天天穿校服?就那一身蓝的秋季校服?王杰希一定是拒绝的。开什么玩笑,那么多衣服放着不穿去穿土里土气的秋季校服?不过如果是冬季的绿色校服倒是可以考虑一下。

        群里的意见差不多都是一半一半,不反对的人大概也说不上是喜欢校服,只是比较顺从学校的“旨意”。

        穿衣搭配应该要养眼舒服才对,这是学生的自由,才不能只穿校服。王杰希决定加入“反对天天穿校服”的阵营。他已经想好了一大堆措辞甚至心中都已经打好了草稿准备反驳一切反对自己言论的人。

        深吸一口气,打完了一长串字,为“革命”而奋斗的王杰希仿佛已经预见到胜利,唇角微微扬起,刚准备按下发送键时突然看见了喻文州的一句话:

       “我们都初三了,再一年不到就要毕业了。校服……我个人认为还是蛮重要的。”

        王杰希的手一颤,把全部的字都删了去。
是啊,只剩下一年了。他们能考上同一所高中吗?未来的几年还能见到喻文州吗?
       
      他最终保持了沉默。
      
       ……
      
       后来不知为什么,开学的前一天学校取消了这条规定。但必须在周一升旗仪式的时候穿校服。

【三】
       
        王杰希和喻文州是同桌。

        他对喻文州怀着不清不楚的一种感情。

         喜欢在午睡的时候偷看他,喜欢在眼保操的时候偷偷开眼看他,喜欢在考试的时候看他,喜欢在值日的时候看他,喜欢在做操的时候看他……没什么理由,就是想看他。
        
         我大概……是喜欢喻文州吧。王杰希想着。喻文州可能不喜欢我,但这并不妨碍我喜欢他。
明天就要开学了,不是周一,要穿什么衣服呢?
王杰希对着衣柜里的衣服发愁。开学第一天要有个好形象。

        要不穿校服吧?可是我不喜欢校服诶。      
         
        鬼使神差的,他拿起了校服放在枕边。
        
          “嗯……就剩一年了。”他喃喃着,一会儿也就睡下了。
         
            喻文州会穿什么呢?不会也是校服吧?

【四】

      
        开学的第一天,王杰希就发现班里只有三个人穿校服。果然是校服太丑了么……

        但让他有点开心的是,喻文州也穿了校服。然而不开心的是,叶修那个家伙也穿了校服。不用想……他一定是懒得挑衣服。王杰希在心里这么认为。
       
       他坐到座位上,偷偷暼了一眼喻文州——他正在看书。

     上课铃很快就打响了,第一节是数学课,数学老师是个严谨的人,叫张新杰,同时也是九二班的班主任。谁要在他的课上睡觉或者走神,张老师可能会请你去办公室喝喝茶。
        
        王杰希调整了状态,却在上课十分钟后就走神了。窗外射进的阳光映在喻文州的书上,手上,脸上。王杰希看呆了,怎么会有这么好看的人。中分的刘海,温柔的眼眸,面带微笑,洁白的手握着笔杆,慢慢地记着笔记,不时地抬头望向黑板,一副岁月静好的样子。蓝色的校服穿在他身上其实也很好看嘛。王杰希也笑了。

       “王杰希同学,喻文州同学好看么?”
台上的张新杰忍不住了,王杰希已经定定地盯着喻文州有几分钟了。“你上来做一下这道题。”即使知道王杰希是个好学生,他也忍不住开口打断了。

        全班的目光都向这个角看过来,紧接着是哄堂大笑。

         王杰希立即收起了表情,被戳穿了也显得不慌不忙。从他的左手边也投来一道疑惑的目光,王杰希全当无视,快步走上了讲台,拿起粉笔开始答题。幸好提前预习过。王杰希此时可是松了一口气。但仔细看的话,会发现他的耳朵有些微红。

【五】

课后
      
       “大眼儿,什么情况啊?”前桌叶修转过身来,不怀好意地套话。
       
      “我在看窗外的树!”王杰希回了一句以后就想抽自己一巴掌,这什么破理由,谁会信啊。
       
       “啧啧谁问你这个了。我说你今天怎么也穿校服了啊?你不是最讨厌校服了嘛”叶修笑笑说。
      
         心真脏。王杰希想着。
       
        “最后一年了嘛……而且……其实校服……穿着也挺舒服的。”
        
       “别骗人了大眼儿,其实是你最后一年了舍不得哥了所以想和哥穿“情侣”校服了是不是?”叶修吸了一口嘴里的棒棒糖。
      
       “谁跟你穿情侣校服啊。别自作多情。”王杰希的脸瞬间黑了下去。他已经感受到左手边强烈的视线注视了。喻文州不会误会了什么吧?
      
        “班里人都不怎么穿校服。不是跟我,难道是跟……文州?”叶修摸了摸下巴,目光在王杰希和喻文州之间转动着,不怀好意。
       
       “不是!”

       王杰希慌了,他的脸有些微红,强力辩解着,却显得词穷。
        
        左边的喻文州也始终没说话。
        
        王杰希突然感到有点儿失落。
        
       “行啦逗你玩儿呢。”叶修转过身子去。

【六】
       
      
         以后的日子里,王杰希差不多摸清了喻文州穿校服的日子,一般都是每周的一三五,在那些日子里,王杰希也会装作不在意地穿上校服。班里的其他人基本都是在周一穿校服,令王杰希惊讶的是,叶修居然开始穿校服以外的衣服了。而且只在周一穿校服,偶尔在其他日子里穿。
       
         他还是经常偷看喻文州,只要一有机会。那眼睛就跟定在喻文州身上似的。叶修没少调侃王杰希,都被一些破理由给混过去了。
       
        喻文州也很配合的没有过问那些事儿,他依旧眉眼弯弯。
        
         和王杰希一起,把校服从蓝穿到绿再到蓝最后到了青。
       

【七】

       转眼间就到了一模的时间。

        不幸的是,喻文州考砸了。

        面上淡然,心中却波涛汹涌。

        暼向王杰希的卷子,喻文州感到很失落。

        他真的可以和王杰希考上同一所高中吗?以后他们还能穿同样的校服吗?以后他还能天天看到王杰希吗?……

        放学后是王杰希和喻文州打扫教室。喻文州拿了块抹布,扔下了一句“我去洗抹布”就匆匆地跑向了洗手间。

        他是个男生,此时却忍不住想哭。

         洗手池前,眼泪无声地留着,只有几滴却足以感觉到主人的难过崩溃。巨大的压力使他喘不过气儿来,曾经也有无数个日夜他奋战在题海里,事实上初一的时候他都是班里的吊车尾,好不容易凭借努力提高成绩,但毕竟还是孩子,心里没有这么强大,几次失误也许就会使他垮台。

       “杰希?”声音有些颤抖。

         镜子中映出王杰希的身影。

         暗道不好,喻文州赶紧低头用袖子抹了抹眼睛。

        “你怎么来了?”

【八】

       “你这么久都没回去,我有点儿……担心,就过来看看。”王杰希显得也有些无措,他没想到喻文州居然哭了。

        他不会安慰人,只好上前一步,轻轻地抱住喻文州“别担心,文州。万事都得慢慢来,急不得。我相信你。”面上的王杰希很冷静,事实上内心已经欢呼雀跃了,终于抱到喻文州了!微红的耳根出卖了他。

         喻文州没有拒绝拥抱,他将头抵在王杰希的肩上,此时他也有些窘迫。但是他接下来的话就让王杰希有些措手不及

        “嗯……杰希……”

        “什么?”

       “你喜欢我吧。”

         王杰希的身体僵了僵。喻文州的脑回路什么时候也和自己的一样清奇了?

        “是……”

         王杰希没想到他就这么承认了。他会讨厌我吗?会觉得我恶心吗?……王杰希甚至已经在想要是喻文州真不喜欢自己自己以后该怎么面对他。

         事实上他能和喻文州一起穿校服就已经很满足了。他的手臂轻轻放开了喻文州,僵硬地想要退后一步,却不想反被喻文州抱住。

        喻文州仍是靠着他的肩,软软的头发在王杰希颈间摩挲着,弄得王杰希有点儿痒痒。

       “我也是呢。”喻文州好像已经收起了哭腔,却带着散散的声音。

         王杰希瞬间瞪大了眼睛,似是不相信刚才听到的话。

       “你说什么?”他的话音开始颤抖。真是个巨大的惊喜。

        喻文州放开了王杰希。他注视着王杰希的眼睛,一字一顿认真的说:“王杰希,我喜欢你。一直都很喜欢你。从你喜欢偷看我之前我就喜欢你了。”
“你一直都知道?”王杰希有点儿不好意思。
“一直都知道。你没发现吗?很多时候我也一直在看你。”
王杰希仿佛活在梦里,看着喻文州开始傻笑起来,就像得到了糖果的孩子一样开心。大小眼其实一点儿也不影响他的可爱。喻文州想。
“你应该多笑笑。”喻文州也笑了,跟着王杰希一起。
突然,两人停了下来。
王杰希咂了咂嘴,正色,开口说道:“文州,我们一起努力吧。我想和你考上一个高中,我想和你同班,我想和你同桌,我也还想……和你穿同样的校服。”
喻文州抱住了王杰希,在对方脸上轻轻地亲了一口,很满意地看着对方变红的耳根和脸颊,事实上他自己现在的脸也很红,“当然啦,你以为我干嘛总是穿着校服。”

【九】

        后来两人一同升入了容中的高中部,进了同一个班,又做了同桌,还穿着同一套校服。从此班里多了一对虐狗情侣。当然,韩文清老师不知道。

         到底要不要穿校服(来破坏一下气氛)?这是现在全班人的想法。

End

————————————————————
碎碎念时间

实际上这个校服要求天天穿的梗是真实事例啦就发生在我的学校。秋季校服也确实是蓝的,不否认丑和舒服。

然后在QQ群上吵其实也有。主要还是我和我同桌。他不喜欢穿校服我觉得无所谓前几届都这样。然后就突然脑补了这样一个故事。

emmm第一次在loftet写有不足ooc严重见谅啦毕竟我的语文不是特别好。

本人已经初三了,这是趁今天报道中午休息时间写的,下午就要上课了。qaq可能整个初三我都不能上lofter了要备战中考,再次回归可能是明年的七月了。

但是我爱全职,爱全职一万年!